首页 > 知识 > 育儿常识 >
惊心:超早早产儿数量飙升,增幅近277%

 
 

每年,全球约有1500万新生早产儿出生,超过全球新生儿的十分之一。早产是导致新生儿死亡的第一大原因,也是儿童死亡率的第二大原因,仅次于肺炎。很多早产儿虽然存活下来,却不得不终身饱受残疾之苦。

救助早产儿的事业任道而重远,令人欣慰的是,在2012年世界卫生组织白皮书《出生太快:早产儿全球行动报告》正式发布,早产儿联盟、北京大学医学院代表中国参与了报告的编写。

联合国也于当年批准每年11月17日为世界早产儿日,全球各国都在加快推动早产儿事业的发展,来自民间自发组织的力量也不容忽视。

 

武汉儿童医院发布数据称,根据近两年的统计,胎龄小于32周的极早早产儿增加三成,胎龄小于28周的超早早产儿增幅近277%。专家分析,这与二胎放开、生育年龄变大、生殖技术发展、环境变化等多重因素相关。

 

 

今年2月,在妈妈肚子里才呆了25周,小乖(化名)就急不可耐地来到人间,他出生时体重只有760克,像小猫一样瘦弱,小脑袋跟女性拳头差不多大,胳膊跟护士的手指一样细,连最小号的新生儿纸尿裤,他都穿着看上去大了几号。

 

小乖多个脏器均未发育成熟,护士们像对嫩豆腐一样,精心呵护这个小家伙。给他换纸尿裤时,担心血液回流到脑部造成颅内出血,不敢抬高他的屁股;小乖的血管像发丝一样细,给他打针时,都是最资深的护士给他“一针到位”;遮光暖箱采取“鸟巢式”的护理,给他一个安静舒适的睡眠环境;

 

为了防止长期上呼吸机对患儿稚嫩皮肤造成压疮,护士给他贴上了各种皮肤保护膜和使用水袋;从开奶时的微量喂养到全胃肠道喂养,护士们耐心地一点点加减调整。在新生儿内科住了117天后,小乖终于康复出院,创下了该科住院时间最高记录。

 

在武汉儿童医院,像小乖这样的超早产儿,前几年只是零星出现,而近一两年数量有明显增长。

 

武汉儿童医院新生儿内科曾凌空介绍,该科统计了2015年7月到2016年6月、2016年7月到2017年6月共24个月的NICU(新生儿重症监护室)的住院数据,结果显示,这两年时间里,NICU收治早产儿病人数有明显增加,从759增长到1038例。

 

变化更为明显的是,出生胎龄小、出生体重轻者明显增多,胎龄小于32周的极早产儿收治总数增加44人(从143例到187例),增加幅度30.7%,胎龄小于28周的超早产儿收治人数从9例增加到34例,增幅为277.7%。科里住院时间超过30天的,绝大多数为早产儿。如今,医院每个月收治的早产儿比例也呈增加趋势,极早和超早产儿比例增加,这给救治和护理工作大大增加了难度和工作量。

 

曾凌空指出,早产儿增多,与二胎放开、生育年龄变大、生殖技术发展、环境变化等多重因素相关。对于早产儿的救治犹如“闯关”,尤其是一些超早产儿,有可能经历呼吸衰竭,严重感染及喂养不耐受等难关,还有颅内出血,高胆红素血症,持续胎儿循环等关口。同时,早产儿由于胎龄小,出生体重低,全身各器官系统发育不成熟,生命力非常脆弱。对于这些小宝宝来说,监测、治疗和护理都非常重要。

 

 

信息来源:人民网

每年,全球约有1500万新生早产儿出生,超过全球新生儿的十分之一。早产是导致新生儿死亡的第一大原因,也是儿童死亡率的第二大原因,仅次于肺炎。很多早产儿虽然存活下来,却不得不终身饱受残疾之苦。

救助早产儿的事业任道而重远,令人欣慰的是,在2012年世界卫生组织白皮书《出生太快:早产儿全球行动报告》正式发布,早产儿联盟、北京大学医学院代表中国参与了报告的编写。

联合国也于当年批准每年11月17日为世界早产儿日,全球各国都在加快推动早产儿事业的发展,来自民间自发组织的力量也不容忽视。

 

武汉儿童医院发布数据称,根据近两年的统计,胎龄小于32周的极早早产儿增加三成,胎龄小于28周的超早早产儿增幅近277%。专家分析,这与二胎放开、生育年龄变大、生殖技术发展、环境变化等多重因素相关。

 

 

今年2月,在妈妈肚子里才呆了25周,小乖(化名)就急不可耐地来到人间,他出生时体重只有760克,像小猫一样瘦弱,小脑袋跟女性拳头差不多大,胳膊跟护士的手指一样细,连最小号的新生儿纸尿裤,他都穿着看上去大了几号。

 

小乖多个脏器均未发育成熟,护士们像对嫩豆腐一样,精心呵护这个小家伙。给他换纸尿裤时,担心血液回流到脑部造成颅内出血,不敢抬高他的屁股;小乖的血管像发丝一样细,给他打针时,都是最资深的护士给他“一针到位”;遮光暖箱采取“鸟巢式”的护理,给他一个安静舒适的睡眠环境;

 

为了防止长期上呼吸机对患儿稚嫩皮肤造成压疮,护士给他贴上了各种皮肤保护膜和使用水袋;从开奶时的微量喂养到全胃肠道喂养,护士们耐心地一点点加减调整。在新生儿内科住了117天后,小乖终于康复出院,创下了该科住院时间最高记录。

 

在武汉儿童医院,像小乖这样的超早产儿,前几年只是零星出现,而近一两年数量有明显增长。

 

武汉儿童医院新生儿内科曾凌空介绍,该科统计了2015年7月到2016年6月、2016年7月到2017年6月共24个月的NICU(新生儿重症监护室)的住院数据,结果显示,这两年时间里,NICU收治早产儿病人数有明显增加,从759增长到1038例。

 

变化更为明显的是,出生胎龄小、出生体重轻者明显增多,胎龄小于32周的极早产儿收治总数增加44人(从143例到187例),增加幅度30.7%,胎龄小于28周的超早产儿收治人数从9例增加到34例,增幅为277.7%。科里住院时间超过30天的,绝大多数为早产儿。如今,医院每个月收治的早产儿比例也呈增加趋势,极早和超早产儿比例增加,这给救治和护理工作大大增加了难度和工作量。

 

曾凌空指出,早产儿增多,与二胎放开、生育年龄变大、生殖技术发展、环境变化等多重因素相关。对于早产儿的救治犹如“闯关”,尤其是一些超早产儿,有可能经历呼吸衰竭,严重感染及喂养不耐受等难关,还有颅内出血,高胆红素血症,持续胎儿循环等关口。同时,早产儿由于胎龄小,出生体重低,全身各器官系统发育不成熟,生命力非常脆弱。对于这些小宝宝来说,监测、治疗和护理都非常重要。

 

 

信息来源:人民网